废墟王子 - 2

【男鹅同人 | 王子/陌生人 | 卖淫AU】某纪念日特别更新(。

奥迪尔深深地呼吸,试着让自己分心,停止那些狂野的妄想,不然他不知道自己到底会对齐格菲作出什么事来。

文前预警

tags
原作Swan Lake (Bourne)
关系Prince/Stranger
分级Explicit
角色Stranger, Prince
其它Explicit Sexual Content, 卖淫AU, 应召女友AU, Sex Toys
信息章节:8/13 字数: 5770 字(本章)

目录

1 | 2 | 3 | 4 | 5 | 6 | 7 | 8

写在前面

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,作出一点微小的贡献。

随便写写的黄文,为了争取能在今天撸完,甚至都没作任何检查,有错字 bug 之类的都是我的锅。

正文

【上一章】


进入酒店餐厅,奥迪尔一眼就看到,齐格菲坐在吧台那里等他。现在是下午,这里没有多少人,齐格菲很显眼。他非常紧张,手指不停地敲着杯子,抬起眼来看着奥迪尔,又很快低头。他甚至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更拘谨了,真是见鬼。

「久等了。」奥迪尔笑了笑,试图让他放松,坐到他身边,把灰色的健身包取下放到旁边的椅子上。

齐格菲局促地点点头:「想喝点什么吗?」

「柠檬水吧。」奥迪尔对吧台侍者说,然后他看了一眼齐格菲,「有些人喜欢喝酒助兴,但我更喜欢清醒着来。」

「你从健身房过来的?」

「啊?哦不,那个是给你带的东西,会用得上的。」

齐格菲的面庞微微扭曲了一下:「需要这么大一个包吗……到底都带了什么啊?」

奥迪尔哈哈大笑了起来:「别担心,我有分寸,不会真把你弄坏的,最多就是让你以为自己被弄坏了。」

齐格菲用手拉了拉衬衫的领子,像是被酒搞热了身体,手指拨弄几下扣子。奥迪尔很想现在就撕开他的衣服,让他微微发红的锁骨处的薄皮肤暴露出来,把他手里的玻璃杯夺过来,将金黄色的液体倒上去,抱住他一点点舔掉,迷醉在他的肩上。

但他甚至没有靠近齐格菲,更不会碰他。奥迪尔了解齐格菲这种人,还在柜子里深藏着,为了对男人的欲望而羞耻,他属于那种看上去就特别基的人,所以谨慎小心到了不理智的地步。如果不逼他,他是不可能答应在公开场合和自己见面的。最好不要得寸进尺,以免把他推得太远。两个男人在酒店吧台一起喝一杯,像是在谈公事一般,没有人会怀疑。

齐格菲杯子里的酒只剩底了,他又让侍者给他倒上了一杯,奥迪尔的柠檬水也来了。他看着齐格菲喝酒的样子,稍稍皱了皱眉。也不知他到这里之前,齐格菲已经喝了几杯了,这可还是白天啊。奥迪尔倒也无意要指摘什么,只是这种行为多少传递出不好的信号。

「我们上次见面时,你好像也喝了不少?」

「我不太记得了。」齐格菲玩弄着台上的杯垫,明显是在顾左右而言他。

看来他不来上几杯,就无法对自身的欲望坦率啊……奥迪尔拿过杯子边缘的柠檬片,在口中嘬了一下:「没事,我等下会用这个给你醒醒酒。」

「『这个』?」

「柠檬,我会把柠檬汁挤在你高潮之后的龟头上,酸酸涨涨的,烧着你,钻进马眼里面,让你难受得想哭。不管你怎么求我,我都不会停下。」

齐格菲的脸越来越红了,他轻咳了几声,把腿并拢,他原本侧身对着自己,现在转了过去面向着吧台。

「怎么,勃起了吗?」奥迪尔笑嘻嘻地喝了一口柠檬水,「这就等不及了啊,别担心,我会一点一点把你折磨到发疯的。」

「别说了……」齐格菲低下头,声音有些嘶哑。

「喜欢被陌生人看着你勃起?」奥迪尔低声问,一边用手揉了揉他的肩,他明显地向旁边躲了一下。

「别担心,你可以背我的健身包,让包在前面挡着点。」奥迪尔好笑地安慰道,「不过你裤子要是太湿了,会留下痕迹的。」

「没有那么湿……」齐格菲一眼都不敢看他了,奥迪尔真怀疑自己再多说两句,他会直接射在裤子里。

他安静地喝着柠檬水,给齐格菲时间冷静下来。他甚至能听到他沉重的呼吸,真的很夸张,没怎么被人挑逗过的年轻男人就是好玩,随便欺负一下都能给逼进绝境。奥迪尔的身体内部不断地骚动着。

「你……你为什么……」

「什么?」齐格菲的声音太小了,奥迪尔听不清。

「……你为什么一定要我在公开场合和你见面?你告诉薇薇安,如果我不答应,你就不再见我了。」

「嗯。为什么呢……」奥迪尔用搅拌棒碰碰杯壁,「我也说不好。」

齐格菲闭上了眼睛:「你、你是不是……我惹你讨厌了吗?」

奥迪尔差点把水给喷出来:「你说什么?」

「你生我的气了?还是别的什么……你是想找个借口不再见我吗?其实你不用这样,我发誓我不会缠着你的……我也没法缠着你,毕竟要和你联络只能通过薇薇安。」

奥迪尔咬咬嘴唇,揉了揉额头:「我真想现在就把你死死地摁在床上,操得你一直尖叫,脑子里一团浆糊,不能思考,不能说话,活活被我操晕过去。」

齐格菲发出轻声的呻吟,他拽住胸前的衣襟,好像很痛苦似的,弯下了腰。

「喝光你的酒,」奥迪尔烦躁地说,「我们去房间,我要操死你。」

「可是你、你说过……得先,先把我……呃……」

「这是一种夸张的修辞而已。」奥迪尔近乎绝望地叹了口气,「我不会用我的鸡巴操你屁眼的,快点喝光。」

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用这样的语气和齐格菲说话,而齐格菲也没能顺从——他的嗓子像是被什么给堵上了,喝得更慢了。奥迪尔咬了咬牙,凑近他肩旁,保持在不会过于亲密的距离,说:「我说快点,你没听见吗?再不快点,我就捏着你的鼻子给你把酒灌下去,洒得你胸前都湿掉了,所有人都能看到你衬衫下面激凸的乳头。听懂没?」

齐格菲的喉咙里发出深沉的呜咽,他一仰头,把半杯威士忌一口气都给吞下去了,酒劲冲得他直咳嗽,一些被呛得没能咽下去的液体从嘴角流了出来,在他微张的唇边反射着吧台的灯光。齐格菲脸颊通红,不知是被呛成这样的,还是被奥迪尔的进犯给惹成这样的。

奥迪尔把健身包扔在他身上,齐格菲沉默着把它挂到肩膀上,挪到前面挡着勃起的下身,战战兢兢地站起来。奥迪尔竭尽全力才忍住了去搀他胳膊,搂他腰的冲动。

但是等两个人进到无人的电梯里,奥迪尔就肆无忌惮地把齐格菲困在了怀里,知道他害怕被摄像头拍到,让他把脸埋进自己肩窝里,胡乱揉捏着他的身体,扯他的衣服,掀开来把手伸进去摸他。奥迪尔吻着他的头发,像是要把他整个都嵌进自己的体内那样抱他,齐格菲发出微弱的呻吟,双手又是推,又是拽,不知道是在抗拒,还是迫不及待想要投入自己怀里,让自己好好地折腾他。

「就在这里扒光了你吧。」奥迪尔故意大声说。至少摄像头不会把声音录进去。

「不行……会被录下来的……」齐格菲一边在他怀里发抖,一边摇头。他的头发柔软地拂过奥迪尔的脖子,一直痒到体内最深的地方。

「已经被录下了哦,」奥迪尔拉开他裤子的拉链,「你被我摸得浑身发抖的模样。让你射出来吧,这里都这么硬了。」

「不要……求求你……」齐格菲拉住他在下面作乱的手,贴着他的胸膛,气若游丝,「会有人进来,别弄了……」

齐格菲的声音充满了恐惧和焦虑,奥迪尔轻声安慰他,搂着他,拍着他的背:「好,我不弄你了,别怕。到了房间里再收拾你。」

「呜……」齐格菲的下身居然向前蹭了蹭,让奥迪尔真的很想抱着他,按在墙上把他弄射。他会拼命挣扎着拒绝,跌跌撞撞地推开自己逃走吗?还是会一边害怕一边承受,捂住脸淫荡地扭腰来寻求自己的安慰?

奥迪尔深深地呼吸,让自己的视线集中在电梯里的广告牌上,读着上面的字,试着让自己分心,停止那些狂野的妄想,不然他不知道自己到底会对齐格菲作出什么事来。

可是电梯门打开时,奥迪尔还是忍不住放纵了一下,他把齐格菲推了出去,一手从背后搂着他的腰,热情地吻着他的后颈,另一只手伸进他衣服里,沿着乳头的边缘打转抚摸他的胸膛。齐格菲推着他的手,但还是被奥迪尔用力抱住:「带我去你的房间啊,我又不认识。」

「放开我吧……」齐格菲恳求道。他头一直低着,眼睛看着地面,大概是怕走廊里的摄像头拍到脸。

「走啊,趁现在没人。不然我要把你按在地上,脱掉你的裤子,就这样在走廊里面操你了。任谁走出房间,都会看到你被我揪着头发操哭。」

齐格菲的身体开始发软,他挣扎着向前迈步,奥迪尔一边啃咬着他颈上的肌肤,一边跟随他的脚步,中途还把他推到墙上肆无忌惮地上下摸索了一番,直到他实在太害怕,用力推开了奥迪尔。他居然还能找到门,值得敬佩,当他掏出房卡的时候,奥迪尔再一次把他的身体按在门上,压着他的背,房卡掉在了地上,肩上的健身包也滑落了下来。

「放开,让我把房卡捡起来……」

「不准动。」奥迪卡懒洋洋地说,用膝盖顶开他的腿,「有人来了你再捡都来得及,没人会看到你的脸的。」

齐格菲身上的肌肉紧绷着,奥迪尔解开了他的皮带扣,把他的裤子褪到臀部以下,他倒吸了一口气,想要抓住奥迪尔的手。

奥迪尔打开了他的手,扒掉他的内裤,在他臀上狠狠地抽了几巴掌:「老实点。」他哼哼着,靠在门上不动了。

奥迪尔掏出自己半软的阴茎,放在齐格菲臀缝之间蹭了起来,一边死死压着他的手腕,吻他的头发,撞着他的背和胯。齐格菲起初一点声音也不敢出,下面勃起的地方被撞得一下下挤在门上,想必很不舒服,但他没有任何挣扎的意思,而是逐渐开始发出微弱的呻吟。

他喜欢这样。奥迪尔越发兴奋了,把流出来的前液涂在他被打得发红的臀瓣上,用力捏着,齐格菲吃痛地发出嘶声,奥迪尔把阴茎塞回去,拉好自己裤子的拉链,亲了亲他的脖子:「乖,可以捡房卡了。」

松开他的时候,齐格菲的身体就这样瘫软了下去,狼狈不堪地跪在地上,手指发抖着捡起了房卡,但还跪在那里,好像没有力气站起来了。奥迪尔用自己靴子的顶端在他赤裸的臀上戳了戳:「起来,开门。你想等人来参观你光屁股的样子?」

等到两个人终于进了房间,齐格菲像是报复似的,把奥迪尔扑在门上就吻他。又是那种原始又炽热的吻,带着诚挚的欲望,让人可以被他融化。奥迪尔困住他伸进来的舌头,含着他不肯放,让他的热情进入口腔,透过喉管传递到体内。

当齐格菲伸手想要脱掉奥迪尔的衣服时,奥迪尔忽然抓住他的手:「不行,不许碰。」

齐格菲惊讶地张了张嘴。奥迪尔把健身包拎起来,放在套间客厅的沙发上,说:「过来,把茶几搬到一边去。」

齐格菲提起裤子穿好,对他言听计从,什么也不问。奥迪尔打开包,拿出一个带密码的盒子,拎着扶手晃了晃:「我的私人珍藏。」然后他打开了密码锁,放在手边。已经把茶几拉开的齐格菲来到他身边,低头看了一眼盒子里面,面颊通红。

奥迪尔让齐格菲站远一点,开始脱衣服。他不让齐格菲碰自己,只允许他看。齐格菲的嘴唇绷成了一条线,用手抱住胳膊,轻微地颤抖。他激动得连脖子都泛红了,裤子上撑起来的帐篷越来越夸张,但他甚至顾不上揉一揉,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奥迪尔一寸一寸暴露出来的肌肤上。

奥迪尔脱掉衬衫,却留下领带,松松地挂在脖子上,拂过自己裸露的胸膛。齐格菲的眼睛都看直了。奥迪尔用双手伸下去抚摸自己胯部与大腿根相连的凹陷,把裤子的边缘稍微往下褪一点,一边问他:「想帮我脱掉吗?」

「想……」齐格菲急切地回答。

「不行。」

「让我脱掉你的裤子吧,」齐格菲的眼睛湿漉漉的,「我会跪下来舔你的。」

「真乖,但是不行。」奥迪尔愉快地眨了眨眼,把裤子脱掉了,扔在地上。然后他坐到了沙发上,把双腿架起来,脚跟撑在沙发边缘,把臀部充分暴露给齐格菲的视线,就这样一点点褪去了内裤。

「啊……」齐格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舔了舔嘴唇。

奥迪尔扭动着臀,得意地把那个地方给他看:「看到了吗?我后面一直塞着肛塞呢。刚刚跟你说话的时候,一直都戴着。」

他从盒子里取出润滑剂,倒在股间,用手指把润滑挤进身体里,动作很慢,确保齐格菲看清自己的每一个微小细节。然后他握住肛塞的柄,缓缓转着圈,向外拉出来。敏感的穴口被摩擦着撑大的快感让他从胸口迸发出一声舒服的叫喊。他一边用手掌抚摸自己欲求不满的穴口,一边抬头微笑着看齐格菲。

「脱掉你的裤子,让我看看你湿成什么样子了。」

齐格菲颤颤巍巍地脱下了裤子,内裤上面龟头顶着的地方已经湿了好大一片,颜色很深,毕竟他从酒吧开始就一直硬着,被自己反反复复刺激,这时又被迫忍耐,两条光溜溜的腿颤抖个不停,看着好可怜。

一边观赏着难耐的齐格菲,奥迪尔一边自慰,而他的动作和喘息又让齐格菲的表情显得更为饥渴和下流。「内裤也脱掉。」他命令道。

齐格菲发出一声呜咽,顺从地脱掉了内裤,一直得不到安慰的地方在空气中挺立着,像在叫嚣着它的主人内心的苦涩。奥迪尔兴奋极了,前液不断地流出来,用手抹下来,往自己的股间涂着,沾着润滑的手指开始往体内抽送。

「操!操……」奥迪尔的眼眶有些发热,被齐格菲所注视的这具身体,简直前所未有地淫荡。

齐格菲仿佛再也承受不住眼前这般的春色了,满面赤红地低下头去。奥迪尔不满地说:「抬头看我啊,看我……唔……看着我。」

他听话地抬起了头,双眼湿润,胸膛大幅度地起伏,好像下一秒就会哭出来似的。他这副竭力忍耐着冲动、想要移开视线又不能的悲惨模样,让奥迪尔的头皮都发麻了,一种巨大的满足感充斥了他的身体。

「过来吧。」奥迪尔柔声命令道。齐格菲咽了一下口水,急不可待地来到他身边,俯下身,没有得到允许不敢碰触他,但尽量挨近他的身体。

奥迪尔呼了口气,从盒子里拿出一个前列腺按摩器,递给齐格菲:「用那个消毒剂喷几下,拿纸巾擦干净,然后涂上润滑。」

齐格菲依言照做,在他清洁按摩器时,眼睛忍不住瞟向自慰的奥迪尔。「专心点。」奥迪尔一边喘息一边说。

奥迪尔把手指从体内抽了出来,让完成任务的齐格菲跪到自己双腿之间。他盯着奥迪尔大张的穴口,颤声问:「可以让我来吗?」

「不行。」奥迪尔残酷地戏弄着他。

「求你……」

「不行。」奥迪尔从他手中拿走了按摩器,「看着。」

插进来的一瞬,仿佛能感觉到齐格菲炙热的目光烧在自己的会阴上,奥迪尔简直快要直接高潮了。他打开了震动开关,找到自己最喜欢的模式,体内的快感像潮水一样涌了上来。他不停地扭动身体,齐格菲口中呼出来的热气黏在了腿间。「操……」奥迪尔的大腿抽搐着,索性把腿伸过去架在了齐格菲肩膀上。

「让我碰碰你吧……」齐格菲听上去都快要哭了,他的语气更加剧了奥迪尔的快感。

「求我。」奥迪尔已经濒临边缘了。

「求求你,求求你,求求你,求你让我碰一下你,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……」

腿上一阵一阵传来齐格菲肩膀的颤抖,奥迪尔猛地向后仰头,高声尖叫,绷紧躯体,任凭高潮席卷,脚趾蜷了起来,不停地用脚跟搡着齐格菲的肩。他很久没有像这样全身高潮了,激动得直翻白眼。精液一股一股地射出来,好像永远也停不下来。

「啊哈……哦,射了……射了……」他意识不清地呢喃着,痉挛的肢体无法控制地向着四周寻觅着陆点。

当奥迪尔稍微恢复了意识,他发现精液喷了好多在胸口的领带上面,不由得吐了吐舌头:「怎么办啊,领带全给弄脏了。」

「我……我给你买新的。」齐格菲的声音有种扭曲感,听着甚至都不太像他。

奥迪尔全身发软,满意地笑了起来,他关掉按摩器拿出来,然后伸手揉了揉齐格菲的头发:「乖,来帮我舔干净吧。」

齐格菲先是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,之后,立刻不假思索地拼命点头。他的手撑在奥迪尔的大腿上,嘴唇柔软地覆盖了上来。

他尽心尽力地舔着奥迪尔射出来的精液,先是舔干净软下来的阴茎,然后沿着臀缝,把流下来的部分也舔了,舌头几次三番滑过奥迪尔的穴口,没有一丝介意,仿佛只要是奥迪尔的身体,不管哪里他全都急着想舔。

奥迪尔本来有些担心他第一次尝到精液,会很不舒服,但看他的样子,虽然的确是被浓郁的味道给刺激到了,但真的是什么都不顾。想要讨好自己到了这种地步,奥迪尔还真有点没想到。

齐格菲的舌头来到奥迪尔的小腹,贪婪地舔着每一寸能接触的皮肤,最后甚至是打湿的领带也被他含在嘴里吮着。奥迪尔的胸口涌起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热流,把齐格菲拉过来,掰开他的嘴,看着他口中空荡荡的,精液居然全被咽下去了。奥迪尔叹了口气,摸着他的唇角:「你不需要咽下去的……」

「我没事。」齐格菲吻了吻他的手指。他双眉紧蹙,赤裸的下半身挨着奥迪尔的大腿,勃起的地方顶在了腰上。他被欲望折磨的身子已经等待了那么久,奥迪尔都有些不忍心了。

奥迪尔安抚地摸着齐格菲的背,他立刻发出一连串的呻吟声。「去床上,」奥迪尔告诉他,「脱掉衣服。我会好好奖励你的。」

齐格菲忙不迭地点头,红着脸离开沙发,转身向卧室走去。奥迪尔看着他的背影,有某种认识虽早已盘旋在他脑海,但一直模糊不清,直到此刻,他才无比清晰地确信了这一点:

齐格菲会为他做其他任何人都做不到的事。


TBC


【下一章】